理华历史 Our Journey

理华历史

理科大学华文学会(简称“理华”),成立于1970年,即理科大学开办后的第二年。

早创时期的理华,其活动是以康乐、文娱为主,旨在扮演华裔生的“感情桥梁”。80年代中期是理华的转捩点。学会训言(自我教育、振兴民族),指导思想(民主精神、科学态度)和五大原则是在1986年祝家华出任主席时定下的。自此之后,理华便开始其“民主、科学”为基调的理想主义形象。

 

这和当时的社会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80年代是新经济政策施行下的紧张阶段。华裔对于一向引以为荣的经济活动能力失去了信心,大专学额分配不均、“贫病交加的母语班”、广告招牌禁用华文事件、华小高职事件等一连串的挫折致使华社陷入困境。80年代的动荡,在1987年达高潮后,最终以“茅草行动”划上句号。因此,理华领导人应和时代的召唤,以“自我教育、振兴民族”的训言把忧患意识和儒家精神贯彻于学会。

 

90年代,就“2020年宏愿”的推波助澜,整个社会塑造了“往前看”的发展挂帅意识形态。政治气候的转变,淡化了社会冲突及国人对现状的诸多不满,而理华也因此陷入一种“尴尬”的处境:号召力的消退。为此,学会在步伐上做了相应的调整,即强调对社会的回馈和关怀外,也注重个人的提升以及对生命的关爱。学会的新训言:“自我教育,关爱生命”,做为学会方向与目标的象征,以三大长远目标为配合策略,即提高会员的社会意识、激发会员对生命的思索与探讨以及提高会员对艺术的鉴赏与创作能力。

 

新世纪年,即2001年,新马辩风波再度引起一股热潮。辩论员在临出赛前不获校方批准,而坚持以个人名义参与辩论赛。回国后,被校方传召出席听证会。结果,四位辩论员都被校方罚款。理华主席、总秘书也因在报章发文告而遭到同样的对待。同年9月,校方要理华列出九项罪状解释,为何不应被中止其学会活动。理华呈上解释信,并申请召开每年一度的会员大会。后,理华因遭受“非正式冻结”的情况下,决定以民主程序举行本身的会员大会。

 

进入2002年,理华尚无法在校园里举行会员大会。理华更被校方要求签署十个条件协议书。于是,理华人极力争取,特别委员会负责与校方进行多次协商,再加上外界的声援与理援发动全国签名运动及名信片声援理华等种种施压,终于以签署一份由理华拟定的保证书,而成功办了会员大会。

 

在2005年及2006年,校方在迎新期间,告知新生理华乃政治团体,劝新生不要参与理华。针对此事,执委会会见校方并要求校方不要重犯。理华一直提倡环保概念,所以在近期内都坚决反对印制会衣。在2005/06年时,有会员提出会衣能够增加大家的归宿感以及凝聚大家,所以提议印制会衣。由于会员持有不同立场,结果经过了2次的会员召集后,最终以表决的形式来解决,而同意印制会衣的会员也以微票胜出。

 

2006/07年,由于校方已经连续几年抹黑理华,所以执委就发了一封信要求校方不要继续抹黑理华。此时,有会员提议小组也要印制小组衣。而且部分会员觉得基于环保的因素,觉得会衣已经足以凝聚大家。而另外的一部分小组基于各自的状况与需求不同而要求印制会衣。最终表决结果是反对小组印制会衣。此外,该学年刚开始不久,就有会员呈信表示有会员触犯了理华章程。该届执委开始检讨旧有校方章程的不合理性,最终决定重新拟出一份学会内部的章程。

 

最后,在2008年2月29日,理华顺利进行第39届会员大会。9月18日,一名理华编辑族组委于理大语文中心对面的巴士站贴海报时,遭到一名保安人员阻挡,并拿去手上的海报,以及抄下改学生的资料.之后该学生被带到保安局录口供.事后,理华就这事件呈信给校方,重提语文政策的问题,从而争取自由使用语文的权力.同时,理华也发文告并做教育小册子来教育群众关于争取语文应用权力的自由.

在2009年1月16日,理华顺利进行第39届会员大会。在3月20日所召开的特别会员大会因没有达到法定人数的出席而取消,要求召开该大会所提出的事项亦不能在取消大会日期后一个月内的任何会员大会中再度提出。于是,当晚的出席者经过投票后,决定在当下召开会员召集讨论接下来拟定章程的方式。根据当晚的讨论结果,出席者都同意成立一个章程特别委员会(章委)处理关于章程的事宜。章程特别委员会主要是负责收集各小组对章程的意见及整理大家的讨论点,最终章程将透过特别会员大会通过。
在9月份时期,华乐班有意寻找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资金及储存室。校方接洽理华文化坊的华乐班时,了解其近况,并询问是否有意愿成立一个独立的团体。在2009年10月5日,华乐班正式注册,成为一个校方团体。
在2010年2月5日,理华因无法在第40届会员大会选出新届执委而差点惨遭冻结。但会员大会最后还是顺利进行,新届执委诞生。在该会员大会当中,有两项会员提案——将旧资料电脑化以及举办策划会面以减低学会活动撞期频率。这两项提案经过投票后正式通过,并由新届执委执行。此外,章程也在同年正式成立。

10/11 执委会开始使用理华章程。并且,也发现了章程的一些漏洞和模糊点。在 第41届会员大会,理华因无法选出新届执委也差点惨遭冻结。但最后, 新届执委也好不容易的诞生了。在2011年,5月,理华会所搬迁至“阳光大厦”(Kompleks Cahaya)。

在第42届会员大会,由于新一届执委会无法在当天选出,所以被迫展延。之后,执委会马上与小组组委们一起讨论有关无法顺利选出执委会的原因及解决方案。在 讨论过程中,组委们赞成在重新召开的会员大会里提出由每一个小组委任一个组委进入执委会,成为小组与执委会之间的桥梁。在第二次会员大会中,会员们皆同意 有关提议,也在当天顺利完成执委会遴选。

在第43届会员大会, 新一届执委成功在当天选出,顺利完成执委会遴选。经过执委会小组组委们一起讨论有关由每一个小组委任一个组委进入执委会,成为小组与执委会之间的桥梁这个方案是否还有它的存在价值。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将行政助理一职废除,原因是没有达到当初所设定的目标那就是让行政助理能成为小组与执委会之间的桥梁。此外,社论组因无法选出新届组委也惨遭冻结。

14/15届的会员大会成功在3月29日当天顺利选出。很遗憾的,由于没有成员继承社论组,执委会决定解散社论组。在2014年11月,理华会所关闭。校方给予的理由是要为阳光大厦(Komcha)的会所装修。此关闭事件严重影响理华的行政,特别是图书组的图书被迫放在会员的房间和阁楼。不但如此,理华各项文件和资产都必须分配给执委会保管。

在2015年,理华顺利进行了45周年的一系列活动;如:《视,实,悟》演出,以及其它小组配合一起举办的活动。除此之外,理华也成功出版了《45周年》特刊,记载了理华的回忆和老瓜、烂瓜对于理华的付出和看法。在第44届会员大会里,新一届执委成功在当天选出,并顺利完成执委会遴选。15/16 届的新任执委们成功在会员大会为3月28日当天顺利选出。

随着社论组被冻结一年后,理华执委会在2015年10月19日正式宣布该组成功复办,重拾理华“七组四坊”的阵容。除此之外,商讨多年的“理华会衣”也终于获得拍板定案,目前只限于干部购买。

Advertisements